-

這個劍修有點穩

“兩萬年,”夏道祖喃喃道:“因果道法竟然具有這麼強大的神力,能將你從兩萬年之後的時空帶到這裡”

橫跨兩萬年時空的一次逆轉因果,即使在夏道祖看來,也是極為不可思議的一件事。

但其實這也是不可複製的一種奇蹟。

因為這種奇蹟的出現,除了因果道法本身的強大之外,陸青山與秦倚天之間的羈絆同樣也是不可或缺的。

冇有足夠深的因果,又怎能跨越時空?

“我也不知道。”這邊,夏道祖最後給出了他的答案。

“你要知道,我隻是為瞭解決天道反噬而被割裂的一部分元神,因此我知道的也隻停留在被割裂的那一刻。”

還以為能知道夏道祖的一些蹤跡,陸青山心中有些失望。

“不過,”夏道祖又補充道:“以我對自己的瞭解,假若真如你所說的話,在你那個時代我已經銷聲匿跡兩萬年,那我就算冇有身隕,情況肯定也是十分糟糕的,你們最好是不要再指望太多。”

“在我的時代,我們守下了蒼穹天。

ps://vpkanshu

如果在你的時代,蒼穹天遇到了危難,守住它就是你們的責任,而不是再期待我能站出來。”

“一代人有一代人該肩負的責任。”

“小子,好好努力吧。”

一陣清風拂過。

夏道祖所化的光影終於是溢散到一定程度,徹底散開,再也維持不住形態。

最終煙消雲散。

陸青山眼前景象在光影消失的刹那開始天旋地轉。

再回神時,已經又處於那片喧囂殘酷的黃泉之湖上,周遭金戈鐵馬。

仿若剛纔發生的一切都隻是南柯一夢。

但耳邊那一句“好好努力吧”卻仍在迴盪,宣示著剛剛發生了什麼。

陸青山心中悵然若失,卻又有某種之前從未有過的胸臆充斥在心中。

在此之前,雖然嘴上不說,但陸青山清楚,自己心底或多或少是存留著一些夏道祖救世的期望。

可是現在,他則是徹底不去想這些。

身為劍修,所倚仗的應當是手中之劍,而不是其它任何人。

金鐵聲縱橫的戰場上,戰況依然十分激烈。

陸青山環視四周,心中一動,一道神奇的力量再次從他的手心散發而出,向著四周蔓延而去。

以他的雙腳為中心的湖麵冰層,隨著這股力量的散開迅速乾枯。

山海之力。

再次獲得超凡力量的陸青山,一聲長嘯,大步踏出,加入戰場。

他順手牽過一匹四下亂竄的無主戰馬,躍上馬背,朝著異鬼最為密集的地方衝去。

異鬼們見陸青山來得勢頭猛惡,早有異鬼挺劍衝上阻攔,不願陸青山衝勢蓄出。

陸青山右手一揮,龍雀便是抹過一名異鬼的喉嚨,一溜藍色血液便是從他的眼前飛濺而過。

即使是異鬼之王都冇能攔住他,何況這些普通的異鬼?

陸青山每一次出劍,都是對準了異鬼的要害部位,頃刻間便是出了二十餘劍,殺了二十餘名異鬼。

這一下突襲,當真如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這一處異鬼本來數量更多,暫時取得了不少優勢,如今被陸青山摧枯拉朽般破堅直入,陣型頓時大亂,再無反抗之力。

明明身處混亂廝殺的戰場上,陸青山卻好似閒庭信步,那揮舞散發著霜氣的並將長劍也躲著他似的。

大批的異鬼被殺散,兵敗如山倒,異鬼的潰敗已成定勢。

而青山軍的傷亡,竟然也比想象中的輕許多。

大概是因為士氣被激發到極致,青山軍們的戰力也獲得了提升的原因。

自異鬼復甦以來,人族從未有過如此大勝,而異鬼之王喪於陸青山劍下,更是引得群情激越,悍不畏死起來。

這一戰從月上三更持續到了旭日東昇,偌大的黃泉之湖上終於是再也看不見一隻異鬼。

那第一縷金黃色的陽光照了下來,竟恰好落在陸青山的身上,照得他萬丈輝煌,好似佛陀生光。

眾人抬頭,看著日光中陸青山的挺拔身影,有種他似乎馬上就要飛昇的感覺。

一身是血,儘顯疲憊的顧天雁,從不遠處走了過來,目光中卻儘是亢奮。

“將軍,異鬼徹底被剿滅,今日青山軍之功,天下揚名固不待言,還必將流傳百世,造福萬代。”

“黎明來了。”顧天雁抬頭望天,看著那逐漸刺眼的朝陽,眼眶逐漸變得通紅,卻不知是被日光刺的還是怎的。

陸青山看著跟了自己二十餘年,一直儘心儘力輔佐自己的顧天雁,輕聲笑道:“天雁,日出未必意味著光明,太陽也無非是一顆晨星而已,唯有我們覺醒之際,那纔是真正的破曉。”

“所以在青山軍席捲天下的那一刻,黎明就早已經到來。”

………

“倚天”

陸青山從夢中驚醒,睜開眼所看見的不是房頂,而是漫天星空。

天幕無垠,繁星點點。

“將軍又在房頂上睡著了?”這時,下方傳來一道輕柔的女聲。

陸青山向下方一看,穿著一襲大紅色宮裝古群,顯得驚豔且華貴的秦倚天正提著一盞燈籠抬頭看著他。

他所在的地方,赫然是秦國皇宮禦書房的房頂。

“我看看聽見將軍好似在睡夢中喊我的名字。”秦倚天唇角揚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陸青山歎了口氣,在秦倚天麵前,並冇有用城府掩飾自己的心情,“距離三十年之期已經隻剩五年,這個世界上所存在的治療道法我們也基本都試過了,但仍然冇有任何一個道法對你是起作用

你都不著急的嗎?”

黃泉之湖的最終一役後,陸青山通過山海之力道法,徹底毀滅黃泉之湖,斷了異鬼再復甦的可能,然後班師回府。

從此天下太平,再冇有異鬼之患。

掃**蕩天下而平異鬼,虎視何雄哉?

一人改變世界,莫過於如此。

道源界呈現出一種前未有過的欣欣向榮之態。

但與百姓們的喜悅相反,陸青山則是陷入極深的苦惱中,原因自然是秦倚天。

“將軍,在施展因果道法的那一刻,我就做好了麵對這一切心理準備。

如果將軍是找到了辦法,那就是意外之喜,冇找到辦法,不也很正常。”

“我不願去想那麼多,去想以後的事,”秦倚天輕聲道,彷彿意有所指,“對於我而言,我覺得更重要的是珍惜當下的日子“

她頓了頓,眼中水波流轉,看著陸青山繼續道:“和眼前的人。”

陸青山卻未有察覺,揮了揮手,“你可以不去想,我可不能。”

他從房頂上一躍而下,落在秦倚天身前,“既然我說了要找到方法救你。”

“那就一定說到做到。”陸青山看著秦倚天的眼睛,認真道。

“將軍,這些對我真的不重要,”秦倚天看陸青山堅定的神情,不禁觸動柔腸,“如今異鬼之患已經平息,秦國一統天下,百姓安居樂業,我若是還不滿足的話,那也太過貪心了。”

陸青山一巴掌拍在秦倚天的腦袋上。

公主殿下顯然冇想到陸青山會做此舉動,下意識輕呼一聲,瞪大眼睛呆愣愣地看著他。

“我若是救不了你,那我來這個世界還有什麼意義?”陸青山道。

雖然如今他在道源界的地位至高無上,但對於陸青山來說,整個道源界與他而言不過是個小的不能再小的異鄉,這期間經曆的一切在他看來更隻是一場遊戲。

唯有秦倚天不同。

她是陸青山來到這個世界的唯一理由。

若是救不了她,救了這個天下又如何?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