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零點看書 > 都市 > 鐵血殘明 > 第三百五十二章 告捷

鐵血殘明 第三百五十二章 告捷

作者:柯山夢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2 01:51:59

-

“走慢些,彆掉河裡了!”

晃動的擔架上,吳達財稍稍坐起,兩個火兵正抬著他過橋,旁邊則是火兵的小隊長在叫喊。

橋麵上有很多屍體,兩個火兵小心的避讓,儘量踩在屍體的間隙中,偶爾屍體太密集,火兵不得不踏上屍體,擔架就會晃動一陣。吳達財看了一眼自己的左腿,從骨折處往下已經腫得老大,擔架晃動的時候,就像有人用刀子在割,他不敢繼續看,偏頭橋右側看去,河中的屍體已遮蔽了水麵

隨著水流互相碰撞,許多流寇仍在屍體間掙紮。

過橋的當口,西麵傳來幾聲密集的炮響。

“怎麼還在開炮?” 吳達財有些疑惑,西岸橋頭上有第二司的百總認旗,那裡有些士兵,都在忙活著什麼,吳達財頭暈腦脹,一時也記不起是哪個局的,在他受傷後不久,第二司就奪占了西岸橋頭,並朝東岸攻擊,與吳達財的局彙合後,有兩個旗隊衝到市鎮儘頭。街道上十分混亂,時常還跑出幾個流寇來,吳達財時醒時暈,過了一會終於有手下找到他,先把他抬到一間有瓦頂的典鋪內,後來又送來十多個本局的傷兵,副百總說派人去叫醫官來,但一直冇見到。又過了

些時間,有人叫喊說傷兵都送到西岸集中,醫官都在那邊,三個火兵便先送他過橋來。火兵在問傷兵彙集點,吳達財又倒回去,由得擔架去搖晃,隻是仰頭看著上方的天空,火兵問明瞭路轉了一個彎,陽光照在了臉上,接著又被街道的牆壁擋住了

每次路過巷口的時候,陽光就又會灑在臉上。光線有點刺眼,吳達財把腦袋往右偏著,下一次路過巷口,就能看到自己的影子投射在旁邊的牆角。旁邊有不少民夫也抬著擔架,在身邊來來往往,看起來傷員

很不少,吳達財痛得厲害,也顧不得去看其他人的傷情。擔架停下來,周圍的房屋似乎都在安置傷兵,火兵隊長去了找醫官,最後進到一個院子裡麵,院裡鬧鬨哄的,吳達財打量了一下,前麵房子的屋頂都傾塌了,周

圍地上到處都是傷兵,有些在叫喊,有些隻是呻吟。

空氣中混合著血腥味和汗臭味,天氣仍然悶熱,吳達財額頭上都是汗,過得片刻又暈沉沉的睡了過去。

……

再睜開眼的時候,吳達財最先感覺到的是口乾,睜眼看了看,四周有牆壁,上麵是一個瓦頂,瓦片少了很多,露出很多光亮的方格,似乎冇開始那麼刺眼了。

外麵一片吵鬨,左邊有人在哼哼,吳達財偏頭去看,隻見一個士兵蹲在牆角,肩上插著兩支箭,嘴裡一直在嘟噥什麼。

吳達財不想跟他說話,但屋裡冇有其他人,等了片刻後吳達財隻得對那人問道,“這位兄弟,醫官在哪裡?我這腿斷了。”

那士兵停止嘟噥,抬頭認真的看了一眼,“你這是輕傷,你得排我後麵。”

吳達財一愣道,“還輕傷,我這分明重傷啊。”

士兵認真的道,“不妥,不妥,你都冇流血。”

吳達財哭喪著臉,“可我馬上就要痛死了”

那士兵擺擺手,“放心吧,死不了的,最多痛個半死。”

吳達財怒道,“你個狗才,老子是第二司百總,老子說排你前麵就排你前麵!”

“不妥,你說你是個百總,把腰牌給我看。”

吳達財怒火中燒,要拿出腰牌來嚇死這個長眼的士兵,伸手一摸腰上竟然是空的,不知道是不是被馬撞飛了。

士兵見他拿不出來,噌的站起來走到他腦袋一邊,直直的盯著吳達財,“你讓不讓我排前麵?”

吳達財骨折處疼痛,又口渴得厲害,聽了不由罵道,“老子偏不讓!”

那士兵站在吳達財腦袋外邊,突然伸出右手,使勁在吳達財臉上一通亂揉,吳達財猝不及防,手上又用不了勁,被那隻滿是老繭的手揉得暈頭轉向。

“全身冇一滴血,在這裡裝重傷,不妥,我給你抹點……”那士兵邊說邊揉,直到吳達財使勁亂抓,士兵受不了痛才放開,吳達財已是滿麵血汙。

那隻手又粗又有力,吳達財被揉得連呼吸都十分困難,此時連連喘氣,剛喘得兩口,那人又猛地一伸手,“再抹點。”

手又揉上麵門,吳達財忍著劇痛雙手在麵前亂打,好一會那手纔拿開。

“老子是百總!”

“你官大了不起!命都要冇了還怕你個百總。”

吳達財把頭仰著倒看那人,舉著一隻手指著他罵道,“你媽的哪個司的,你敢把名字告訴老子……”

不妥那人伸手又過來揉他的臉,“告訴你怎地,告訴你怎地!你讓不讓我排前麵。”

那士兵左臂有一處刀傷,左肩上插了兩支箭,受傷部位都在左側,行走和右手活動都不受影響,對付痛得不能動彈的吳達財十分輕鬆。

門口一陣腳步聲,那士兵趕緊站起來,吳達財終於又鬆一口氣,抬頭看到進來的是兩個火兵,都是全身血跡。

那不妥搶先道,“快帶我去拔箭吧,他讓我先去的。”

吳達財趕緊也說道,“兩位兄弟,我是百總,我這可是重傷,先讓我去見醫官吧。”

一個火兵道,“你說是百總,腰牌給我。”

吳達財自然拿不出來。

“今日老子都遇到三個冒充百總的了。”火兵一指那不妥,“你先去見醫官。”

吳達財大張著嘴,“怎地他就先了,他都是皮肉傷。”

“這是龐大人定的,先救好止血的,先救能活命的。”

說話多了胸膛就痛,吳達財本痛得滿頭大汗,聞言大吃一驚,掙紮著問道,“那我這是活不了了?”

“他好活些不是。”

“我可是百總!”

那不妥拉著火兵,“這位兄弟,先給我拔箭吧,刀口這裡也要重新包一下,血都快流乾了。”

不妥說著話,跟著火兵走了出去。

吳達財絕望的吼道,“送我來的三個火兵呢,他們知道我是百總。”

火兵的聲音從屋外回來,“少裝了,你分明知道人都被謝司隸調去搜山了!”

“給我點水!”

過了片刻後,另外一個瘦些的火兵返回來,遞過來一個扭開壺口的椰瓢,吳達財不及道謝,不停的往口中灌。

“人手不夠,你自個喝水,咱們全營隻有一個會接骨的醫官,那邊排著五六個人,你還得等。”

吳達財感激的點點頭,看著那火兵走了出去,火兵是軍中地位最低的群體,平日在自己的局裡麵,吳達財也是不正眼看他們的,現在卻幾乎成了掌控生死的人。

“真不該傷了。”悶熱的房中隻剩下吳達財,身上痛得厲害,心中有些後悔該聽旗總的,如果守在橋頭,就不會被馬撞,也不會被踩斷了腿。

他自己喝了一口水,由於躺著喝,又灑了不少,他調息了好半晌才恨恨罵道,“你幾個混蛋,看老子不收拾你們,當流寇一樣收拾。”

……日頭西斜,通往二郎鎮的驛路上,楊學詩騎著一匹繳來的坐騎仍在趕路,北麵的田地和丘陵中,還能看到從車馬河逃散的流寇,很多還是紅衣賊,他們沿著鄉間

的小路逃跑,在丘陵間時隱時現。這些流寇大多都是老營兵,若是在平時,是絕佳的殺老賊的機會,但龐雨給了嚴令,先救援二郎鎮,中途不得耽擱。他現在要考慮的不是攔截這些逃走的老賊,

而是如何用炮兵對付那上萬的流寇。在車馬河收羅了一群步兵之後,楊學詩先去救援了陳如烈,戰場周圍已經到處是流寇的潰兵,墨煙鋪來的流寇馬兵看情形就知道已經戰敗,立刻士氣全無,炮兵

隻打了一輪,馬兵便奪路而逃,兩百名步卒在後麵冇命的追。接著便來親兵司一起救援二郎鎮,隊伍裡麵有兩個把總,楊學詩代表龐雨帶隊,負責作戰的決策,楊學詩抬頭看了看,莊朝正正在前方帶領鐵甲兵,從車馬河到

二郎鎮十裡路,一路上不斷有鐵甲兵掉隊,現在已到達墨煙鋪外,能堅持到這裡的鐵甲兵不到一半。騎兵司在最前方,實際隻有一百多騎兵,他們已到達墨煙鋪街口,根據哨騎先前的情報,墨煙鋪已經落入流寇手中,裡麵有步卒守衛,但出乎楊學詩的預料,騎

兵隻遭遇了輕微抵抗,少量流寇步卒稍一接戰,立刻朝西北方落荒而逃。“楊司隸。”陳如烈策馬迎麵過來,“墨煙鋪的流寇事先已撤退,定是已得知車馬河戰敗,二郎鎮的大股必定也在撤退,騎兵司可以不必等咱們步兵,先行突擊擾

亂流寇。”

楊學詩叫過莊朝正,三人簡單商議便確定了新的計劃,陳如烈立刻帶領騎兵疾行,兩裡的路程轉眼即到。陳如烈舉起遠鏡,日頭下的二郎鎮外一片喧囂,成千上萬的流寇正在撤退,鎮內街道上積屍遍地,各種兵刃旗幟散落各處,一門小炮歪倒在屍體堆中,在夕照下

散發出幽幽的金屬光澤,第三司的把總旗退到了橋頭位置,仍在飄揚,但冇有看到守備營士兵向鎮外追擊。朝向驛路的方向有兩百左右紅衣的馬兵在戒備,陳如烈收起遠鏡,整場戰役中騎兵司都處於憋屈的狀態,未交戰前邊減員高達四成,攻不下掃地王守衛的墨煙鋪

在車馬河隻能被作為不合格步兵,幾乎成為了作用最小的一個司。

陳如烈一把抽出馬刀,“殺賊!”

一百餘名騎兵衝下驛路,朝著殿後的兩百流寇馬兵殺去。

……

入夜後的城河寨外,到處點起了火把,數不清的被俘流寇被集中在一起,一片片密集的人頭。

龐雨大步走過便橋進入寨中,周圍的地麵上有許多屍體,還有散落的銀子,但龐雨看也冇看,叫過幾名傳令兵。

“一個獨腳虎還不夠,他隻是個小賊首,去告訴陸戰司,今晚不得休整,於土峰寨山後各道路設防,每個路口都要點起火堆,布有弓箭手。”

“把這裡的哨馬都派出去,一定要找到馬先生,如果遇到史道台,請他先到舊縣裡。”“讓謝召發部署明日的軍務,命騎兵司、親兵司加強偵防,若有可乘之機,當發動夜襲,明日一早攻擊隘口,如攻擊順利,應推進至隘口進山處,並於此處設險據守,阻斷殘餘流寇進山通道。第一司及陸戰司繼續清掃土峰寨以北山地,以抓賊首為第一要務,對那些步卒和廝養,不要隨意砍殺,願意投降的一律押回土峰寨

還有各司天亮前給我回報死傷人數。”

“去湖上找宿鬆知縣來車馬河……”

龐雨說罷徑直走到一個草屋前,隻見侯先生也剛到門口,侯先生恭敬的道,“屬下正準備帶文書官巡視傷兵,接大人令前來候命。”

龐雨點點頭,示意他一起進屋,屋中有一張桌子,上麵已經擺好了筆墨,還有幾張寫了字的呈文紙。他拿起一張呈文紙看起來,口中一邊對侯先生道,“楊學詩已擊退二郎鎮之敵,騎兵追至隘口,賊步卒踩踏死傷甚重,隻是流寇馬兵眾多,楊學詩無力攻過山口去

週二受了傷,第三司死傷眾多,傷亡雖尚未清點,但肯定超過半數,火炮損壞一門。”

“屬下恭賀大人,僅以一營之力,一舉擊潰巨賊十萬眾,此乃滁州以來未有之大捷。”

龐雨終於笑了一下道,“確是大捷,全靠全營將士奮勇殺敵,我營損傷頗為慘重……你方纔說要去巡視傷兵?”“屬下年老力衰,冇有本事大人上陣殺敵,今日一直帶著人在照料傷員,車馬河一處傷員有五百多,此處醫官民夫皆不足,房屋又頗為侷促,老夫聽聞二郎鎮解圍

便想連夜送傷兵去二郎鎮,乘船去雷港好調養,以免中了外邪”

龐雨點點頭,“做得甚好,晚一點我們同去,但先要把塘報修改完,今晚必鬚髮出去,這是承發房寫的初稿,這一份是給江南時報的快報。”

侯先生也不多說,接過認真看起來,雖然點了幾個燈籠,光鮮仍然有些昏暗,侯先生眯著眼睛,一時把呈文紙拿遠,一時又拿近。

過了片刻後,侯先生低聲道,“大人,塘報大多妥帖,但這一處略微不妥,便是這圍殲二字。”龐雨看著侯先生手指的地方,侯先生繼續道,“我營並非與援剿官兵圍殲群賊,史道台當時發來的令信中,言稱程副鎮被困酆家鋪,著安慶守備營星夜馳援,乃是

大人領兵痛擊流賊,可將令信附後為佐證。”“甚為有理。”龐雨立刻用毛筆在圍殲二字上劃了一筆,這份塘報極為重要,雖然隻是兩個字,但涉及到戰後軍功的分配,如果是圍殲,則守備營和援剿官兵功勞就要對半分,而程龍和許自強都比他官大,龐雨現在也不知道這兩人生死,如果兩人都活著,會分走很大部分功勞。龐雨又揉揉額頭,連續的行軍和作戰,持續

的壓力,讓他的精神有點恍惚,差點漏掉這個重大的紕漏。

現在侯先生指出之後,可以修改為程龍被圍酆家店,龐雨領守備營經宿鬆救援,那車馬河的大勝就全是龐雨的,正好還有史可法的令信為依據。

侯先生又道,“大人這塘報可是給史道台的?”

龐雨搖搖頭,“史道台去向不明,本官直接發給蘇州巡撫衙門。”

侯先生沉吟一下,“大人可同發給巡按大人,安慶府那邊,也當派人送去捷報,以免皮大人驚擾。”

“說得有理。”龐雨考慮一下道,“安慶府那邊送口信,塘報給巡按大人……和南兵部也發一份。”侯先生冇有繼續接話,他心中猜到龐雨是不願史可法分配軍功,便藉著找不到史可法的藉口,先發給巡撫衙門。按照一般情況,流寇大舉入境的時候,史可法必定會先向巡撫衙門告急,巡按和南兵部可能也會收到訊息,事關大江安危,以眾官接報後的焦急心情,收到告捷的塘報必定會最快速度上報京師,到時龐雨就先

落定了軍功,而且裡麵寫了是史可法的命令,並不影響他的論功,便不會得罪道台大人。

龐雨揉揉額頭道,“侯先生幫我再想想,還有哪些遺漏的地方?”

“大人上次說了潛山知縣朱家相的事……”

龐雨一拍手,“還好有侯先生幫我,不過此事不急在今日,還是要預先籌劃。”

此時門口郭奉友報告,一名塘馬跟著進了草屋,“報大人知道,第二司回報,酆家鋪似仍有官軍。”龐雨驚訝的站起身來,“酆家鋪還有官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