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零點看書 > 都市 > 鐵血殘明 > 第三百五十一章 傷兵

鐵血殘明 第三百五十一章 傷兵

作者:柯山夢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0 06:14:18

-

龐雨急急走在中軍戰線上,一路向右翼走去,邊走邊掃視著巨大的戰場,車馬河西岸充滿嘈雜而巨大的呼嘯聲,左翼的陸戰司、親兵司和第一司沿著流寇的陣線

一路推進,將大部分流寇向車馬河驅趕,數萬人被河道攔阻,擁擠在城河寨至市鎮之間無處可逃,上千人被擠下水田,無頭蒼蠅一般亂竄。郭奉友等親衛走在他周圍,擋住了東麵的視線,龐雨揮揮手讓郭奉友讓開,他想要隨時看到部隊的旗號位置。流寇崩潰之後,守備營發動全線攻擊,幾乎所有部

隊都放了出去追擊,在收兵之前,龐雨不會再發出什麼指令,隻能通過把總旗的位置判斷攻勢進展。親兵司的把總旗停頓在土峰寨前,成群的鐵甲兵正在收攏,陸戰司和第一司的把總旗都到達了城河寨的位置,龐雨對自己營中旗幟很熟悉,但他知道部隊並非都在把總旗附近,至少陸戰司最西側的的兩個局冇有跟隨把總旗運動,第一司至少有一個局完全失去作戰能力,另外可能還有一個司受創嚴重,把總旗下可能隻有

兩個局。

龐雨一邊扭頭觀望,一邊不停的往右翼走,第二司已通過驛路攻擊車馬河市鎮,但王增祿的把總旗還在。

在靠近第二司把總旗的地方先看到了楊學詩,這位兵房司隸帶著一群火兵,已拉不開弓,兵器改換成一把撿來的線槍,準備從田埂上往東追殺。

“楊學詩,把步戰的騎兵收回,立刻去辦。”

聽到龐雨的叫喊後,楊學詩趕緊跑過來由衷道,“恭喜大人大破巨賊!”“隻是車馬河獲勝,要說整個宿鬆和安慶,還言之過早。現在流寇又有百餘馬兵和兩百步卒到達,陳如烈抵擋不住,親兵司還未收攏,本官現在就需要兵力去救援

去集合步戰的騎兵,火兵和民夫能找到多少就多少。”龐雨匆匆說完,繼續往第二司把總旗走去。右翼激戰的地方屍橫遍野,附近的水田中有半幅是深紅的血色,王增祿的身影在把總旗下,正指著車馬河的方向給兩個軍官部署,龐雨在他身後停下,等他說完

一小段纔過去。

“王增祿,右翼什麼情形。”

王增祿滿身血汙,頭盔上還有一道刀痕,他見到龐雨趕緊行禮,“報大人知道,第二司正攻擊車馬河市鎮,準備先占據橋頭。”

“本官要步兵,你能調得出多少兵來?”

王增祿表情有點呆滯,龐雨問了第二次他纔回頭去看自己的部隊,過了片刻回頭道,“一個旗隊。”

龐雨搖搖頭,“少了,本官要救援二郎鎮的第三司,現在隻有親兵司和兩百騎兵可用。”“回大人話,多的冇有了,第二司從雷港出發時便缺員三十七人,宿鬆分兵一個局駐守行人道,至二郎鎮又減員十一人,之後進攻墨煙鋪,追擊掃地王至車馬河,

死傷病減員七十三人,今日獨守右翼及……”

“一句話,能調出多少來?”

王增祿遲疑一下道,“再加一個小隊,剩下的隻夠守住橋頭,屬下本想拿下東岸的市鎮。”

龐雨看了看周圍的景象,第一司的傷兵都還未送走,許多人慘叫著在地上翻滾蠕動。

“你的火兵呢?”

“早就當戰兵上陣了,他們無甲,基本都死傷了。”

車馬河市鎮方向殺聲震天,第二司還能行動的士兵都沿著驛路投入戰場,龐雨沉默了片刻後點點頭,拍拍王增祿的肩膀,“那個旗隊你留著,奪下東岸市鎮。”

王增祿行了一個禮,帶著把總旗上了驛路。楊學詩在不遠處叫喊,讓附近的步戰騎兵歸隊,才收攏起來三十多人。龐雨調派給中路的是兩個局的騎兵,但實際上冇有多少人,騎兵司戰前減員已高達四成,分了一半支援中軍步戰,說起來是兩個局,也就是一百多人而已。現在流寇潰敗,龐雨要儘量收攏騎兵去支援陳如烈,讓這支機動力最強的部隊多少恢複些戰力

墨煙鋪新來的流寇隻比劉國能的撤退晚了片刻,如果他們早到一刻鐘,龐雨將很難選擇增援中軍還是騎兵司。

楊學詩此時跑回來道,“大人,騎兵隻收攏五十人,火兵和民夫隻有一百來個,其他都追前麵去了。”

龐雨一揮手,“就這些人,馬上到驛路彙合,咱們先去增援陳如烈,然後你領兵救援二郎鎮。”

楊學詩明顯的猶豫一下後躬身道,“大人可以再把第一司調回。”

“左翼兩個司正在追擊,務求擒殺巨賊賊首,不能再抽調任何兵力”

原本的計劃中,騎兵應該用來追擊這裡敗退的敵人,但現在隻能用來增援陳如烈,然後去救援二郎鎮,龐雨最初想要的巨賊首級,隻能看步兵堵住了多少。此時車馬河流寇潰敗,正是迅速擴大戰果的時候,龐雨迫切需要巨賊的戰功,必須保持軍隊的數量。在他心中陸戰司是最適合回援二郎鎮的部隊,因為他們是輕甲,行動最為迅速,但陸戰司昨日率先攻擊二郎鎮,今日在左翼戰鬥反擊突入的老營,損失也不小,追擊的時候作風凶悍的陸戰兵散得到處都是,要收攏起來恐

怕也不容易。

親兵司最為集中,但他們身披重甲擔任最艱钜的攻擊任務,劇烈交戰中體力消耗極重,龐雨也不知道他們還有冇有餘力作戰,但目前隻能調動他們。

第二司隔得最近,必須靠他們截斷車馬河木橋,看來也冇剩什麼戰力,所以龐雨放棄了再抽調整建製步兵的打算,就靠火兵和民夫充數。龐雨走到了驛路放置傷兵的地方,炮兵已經等在前方,共計八門小炮,三十九名打著赤膊的炮手。這種打兩斤半炮彈的小炮雖然單發威力不強,具有高射速和極

高的機動性,運用上雖仍有許多不足,但仍在此次決戰中發揮了關鍵作用,龐雨準備帶去二郎鎮,用鐵甲兵保護炮兵,主要依靠火力輸出給第三司解圍。一邊走一邊巡視傷兵,這裡竟然有數百之多,由於剛纔帶走了火兵,此時隻有部分民夫在這裡幫忙照料傷員,一路走過去,很多都是手腳砍傷和箭傷,開膛破肚

的並不多,給大部分步兵裝備的主甲發揮了重要效用,比起滁州的時候,視覺和聽覺的衝擊都減少了很多。

楊學詩在身後道,“有些輕傷的士兵還能走,人多可以嚇住流寇。”

龐雨遲疑一下,回頭看了一眼正在跟來的一百多號人,裡麵還有將近一半是民夫,萬一鐵甲兵體力不支,就這點人去麵對二郎鎮的上萬流寇,總覺得心中發虛。

龐雨點頭後,楊學詩立刻離隊,讓那些輕傷的起來,傷兵中鬧鬨哄的,有些人立刻起身,有些則不停的叫喊。

龐雨旁邊就有一個傷兵在叫喊,“不妥,不妥啊,我血都快流乾了。”

郭奉友怒道,“你都包紮好了。”

“不妥啊大人,肩膀上這支箭還冇拔呢。”

“起來。”郭奉友怒吼一聲,接著又一陣吵鬨。

龐雨低聲罵道,“要是多一個局也好。”

……

車馬河東岸南邊的行人道上,一麵左字大旗獵獵飄揚。

“衝到橋頭!”吳達財大聲呼喊著,指揮道路上的士兵前進,之前的攻擊十分順利,他們連續擊潰幾股攔截的流寇步卒,在接近市鎮的位置遭遇了從西岸過來的紅衣賊,這股老

賊利用行人道的狹窄,拉來馬車阻擋路麵,在圍牆缺口拉弓射擊,擋住了遊兵小隊的攻擊。

河對麵山呼海嘯,到處都是跳河的人,吳達財知道流寇定然是敗了,又看到橋上有許多紅衣賊通過,定然是哪個營頭的老營在逃跑。

“第一旗隊給老子衝,鎮撫官押陣,回頭者殺!”

第一旗隊發一聲喊朝著前方衝去,周圍的弓箭如飛蝗般射來,刀盾兵的盾牌上噗噗聲響,吳達財周圍的士兵接連倒下幾個。隊伍衝到了車架前,與守路的紅衣賊互相隔著車架互相亂捅,一名流寇站上旁邊的高牆,對著下麵的守備營士兵發射弓箭,後麵飛來一把飛斧正中胸膛,那流寇

慘叫一聲,仰天跌入了圍牆中。此時橋麵上紅衣賊少了,無數的廝養湧上橋麵,互相推搡著爭搶道路,還有一匹馬被拖上橋麵,在周圍人的衝撞下揚頭扭動不停嘶鳴,連撞了幾個人下水之後,

馬匹終於被周圍更多的人擠下橋,連著拖它的主人一起掉入水中,激起高高的水花。吳達財正心急,車架那邊一聲叫喊,紅衣賊扭頭就跑,一路朝拖拉車架的騾馬砍殺,受創的騾馬在路麵上死命掙紮,拖著車架胡亂衝撞,守備營士兵根本無法通

過。

“先殺馬!”吳達財吼道,手下的刀槍朝著馬匹亂捅,耽擱了不少功夫,待它們撲倒再越過車架,橋頭就在前方,數不清的流寇正在湧過路口。

翻過最後一個車架,吳達財彙集起十多個人,便先朝橋頭衝去,路上幾個紅衣賊胡亂髮了兩箭,見阻擋不住轉身便逃。

吳達財跑到橋頭,地麵上滿是被踩死的人,逃跑的流寇踩著屍體,正橫向通過路口,他們幾乎都丟棄了兵器,並未發現這邊還有官軍。眾士兵衝上前一陣捅刺,路口頓時大亂,剛要下橋的流寇轉頭要跑,橋麵上後麵的人則繼續湧來,根本不知道前方發生什麼,頓時擁堵在一起,吳達財帶著士兵

瘋狂砍殺,毫無還手之力的流寇倒滿橋麵,後麵的發覺後終於調頭往西岸跑,兩個方向的人流互相沖撞,更多的人掉入河中。

旗手將左字旗插在橋頭,對岸的流寇驚慌叫喊,轉頭又往北跑,占據這裡之後,數萬流寇往東逃竄的通道被且完全阻斷。

吳達財喘著氣,回頭觀察東麵市鎮,道路上到處都是奔跑的人群和無人的馬匹,街巷中絡繹不絕的衝出紅衣的馬兵。

“第一旗留在這裡!其他人跟老子打到街口去!”

他心腹的旗總趕緊拉住吳達財,“百總,咱們已經打下車馬河木橋,你大功都到手了……”

吳達財猛一揮手吼道,“啥叫大功,龐大人要剿的是紅衣賊!龐大人最想要的是馬,打到街口去,跟老子殺啊!”他說罷帶著兩個旗隊的士兵朝著東麵街口攻擊,周圍不停的衝出騎馬的紅衣賊,他們無心戀戰,隻在經過時朝遇到的官兵砍殺一刀,街中遇到的流寇步卒更是不

計其數。隨著交戰的地點越來越多,手下的步兵分散在各處,整條街道上到處都在戰鬥,街口就在前方,按照浦子**戰的經驗,市鎮中往往是老賊居住的地方,也是存

儲貴重物品的所在,吳達財打算突破到那裡,就攔住了市鎮中殘餘的紅衣賊,說不定裡麵還有賊首。推進到一半距離時,右邊一個大院又衝出一夥紅衣賊,後麵還有人打著高照,身邊的士兵都趕過去交戰,吳達財往前走了幾步,抽出飛斧準備投射,突然左側有

聲響傳來,吳達財猛地回頭,一匹馬的胸膛極速填滿了整個視野。

嘭一聲巨響,吳達財隻感覺自己飛了出去,一片天旋地轉,緊接著又撞在地麵上,眼前一片透著光的淺紅色,但他無法動彈,但聽得到很吵鬨,石板不停的震動著,接著自己的身體抖了一下,感覺不到是什麼部位,他想看看到底是什麼,卻連

眼睛都睜不開,喊也喊不出來。過了好一會,周圍聲音低了,吳達財啊的撥出一口氣,眼睛終於睜了開來,他開始感覺到胸前的疼痛,吳達財忍著疼坐起來,偏頭看了一眼,周圍都是屍體,遠處有幾個守備營的士兵,他忽然留意到眼角位置,自己左邊的半截小腿以一種從未見過的角度往外側偏著,吳達財一時還冇明白過來,想要起身檢視,小腿上突

然傳來鑽心的劇痛。吳達財啊一聲慘叫,躺回了地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