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若晴一訝,隨即便是驚喜,“真的?!那我——”

她迫不及待就要起床去打電話。

辛晟趕緊拉住了她,提醒道:“都這麼晚了,現在問也不合適。明天咱們見了麵問個清楚!”

雖然,他也很想知道是怎麼回事,但理性還是讓他勸阻了安若晴。

“那好吧。”安若晴隻好重新躺回辛晟的懷裡。

“如果打聽到女兒的訊息自然是天大的驚喜,但明天也是咱們老二的婚禮,我們要休息好,明天纔有精神去應對!讓這個婚禮萬無一失!”

安若晴讚同地點點頭,“晟哥,你說得對,明天是咱們家的大喜日子,真希望老三也能回來。”

“放心吧,他二哥結婚,他就是在凶案現場,也會想辦法趕回來的。”

“那不得被你罵死呀。”

“胡說,我從來不罵孩子們......”

世界籠罩在一片黑霧中。

暮色未散,不見天光。

時針纔剛指向淩晨四點半。

直線相距幾公裡,隔著兩條大街,一座跨江橋的辛家和元家,早早地開始忙活起來。

辛家這邊集結好迎親的隊伍,做迎親前的準備工作。

元家這邊,新娘坐在化妝鏡前,由著化妝師細心描繪。

底妝畫好的間隙,房門打開,滿臉笑意的寧清若就端著一碗粥走了進來。

“今天可是要累一天的,趕緊先吃點東西墊墊肚子。”

寧清若把碗遞給元落黎,盯著她上了妝的臉龐看得晃神。

美女誰不愛呢?何況是這樣一位傾城絕色的美人。

辛裕這小子豔福不淺......寧清若在心裡嘀咕。

“這粥好香啊,謝謝。”元落黎禮貌地道了謝。

寧清若心裡正在感慨辛裕的豔福不淺,聽到這聲謝,下意識說道:“不用謝,這不是我做的。”

話音剛落,扮做助理小非的秦舒就走了進來。

元落黎的目光在她和寧清若之間一轉,由衷地感激道:“謝謝你們特意來陪我。”

寧清若毫不在意地擺擺手,“這都是小問題!以後大家都是朋友嘛!”

秦舒微笑附和:“清若說得冇錯。”

她和寧清若都是被辛裕叫來幫忙的。

元落黎回國不久,在這邊幾乎冇什麼朋友,又對中式婚禮的流程也不太懂,身邊冇有人可不行。

而元家人,他們對元落黎到底有幾分真心,誰都知道,辛裕自然也信不過。

他一番真情,秦舒和寧清若也樂意幫這個忙。

在化妝師一筆一劃的描繪中,窗外的天色也漸漸明朗。

晨光落在元落黎精緻絕倫的容顏上,穿上由唐陌親自為她設計的中式禮服,比國色牡丹更令人驚豔。

寧清若看呆了,抱著秦舒的胳膊,感歎:“真是太美了!秦、小非......以後你們的婚禮一定要辦中式啊!”

一激動,險些把秦舒名字喊出來。

秦舒隻能笑著輕拍她的手臂,示意她淡定。

元落黎在眾人的擺弄下,亭亭地坐在大床中央,手裡舉著的扇子,遮擋住她臉上的緊張。

這時候,樓下有人喊道:“接親的人來了!”-